原作 Andrew ZaleskiRoot 编译自 CNBC量子位 出品 | 公众号 QbitAI

目前,有临床医学研究团队正在设计一种特殊的陪聊机器人,希望能这类机器人可以帮助到心理上处于比较脆弱敏感时期的临终病人。

因为通常情况下,他们有很多对着人类无法说出来的心底话,或者是难以启齿的症状。也许在面对陪聊机器人的时候,他们可能更容易说出口。

同时,研究团队希望看看,由陪聊机器人说出病人还剩多少时间的坏消息,对病人的心理影响会不会比医生来宣布死讯来得好一点。

聊天机器人早就在我们身边

此前,聊天机器人已经应用在多个场景里,叫外卖、淘宝小二等等。

为了照顾好老人及绝症病人临终前的身体,和在情绪上给予足够的支持和关怀,美国国立卫生研究所NIH投入了100多万美元,研发了一款陪聊机器人,来观察机器人是否能够比人类提供更好的临终关怀服务。

专为临终关怀设计的陪聊机器人

这款陪聊机器人,是由波士顿医学中心的专家提供设计意见,由西北大学教授Timothy Bickmore带领的研究团队负责编程。

该机器人的人设是中年女性,还附带一些特殊的能力,比如能精确判断疼痛等级,随时监控服药情况并提醒用药等。还可以自由选择,增添特定的功能模块,像压力管理、增加运动量、专门解闷闲聊、提供精神食粮等。

在接下来的三年,西北大学教授Bickmore和波士顿医学中心医生Michael Paasche-Orlow会把预装了陪聊机器人的Surface平板电脑发给360个病人。这些生命即将到尽头的病人,已经被确诊能活的日子不超过一年。

研究团队希望的是,临终群体在进到医院之前就能用到这款机器人,并从中获得真实人类无法提供的情感支持和精神支柱。

开不了口的痛苦,机器人先来倾听

为了这个临终关怀机器人项目,Bickmore和Paasche-Orlow合作了近十年。他们团队一直希望能把有对话能力的AI用到极致,让人们把想倾诉却不好开口的话都尽可能说出来。

“一般主治医生都不会想起来用这种陪聊关怀服务,除非他们发现病人所得的病真的无法医治了。”西北大学计算机信息科学学院副院长Bickmore感到非常遗憾,“但实际上,病人一直以来都承受着身心上巨大的痛苦,却无人可倾诉。要是能早点用到机器人陪聊,得到心理层面支持的病人,他们的病情也许就能好转起来。

根据临终关怀中心的数据显示,如今已有9000万美国人是带着严重的病痛度过他们人生中的最后一段时光。随着婴儿潮那一代的人步入暮年,接下来的25年,这个数字很有可能会翻番。

“已经使用陪聊的病人很兴奋地和我们说,他的医生都不会问他这些问题!”波士顿医学中心医生Michael Paasche-Orlow很欣慰地说,“他们都很喜欢和机器人聊。”

不过实际上,机器人的背后是主动关怀病人的医护团队。她们随时关注着病人和机器人聊天的内容,如果发现病人谈到那些不好意思说的病痛症状时,护士们会主动提供相应的医疗方案。或者一旦病人表现出提前终结生命的想法(像准备立遗嘱之类的),护士姐姐就马上知会家属,提醒他们要多留意关怀病人情绪。

陪聊机器人的利与弊

一篇2016年发表在美国医学协会期刊的文章表明,病人们如果认为自己是在对机器人说话的话,他们会倾向于袒露出自己真实的感受和想法。这结果也许有助于我们未来降低治疗的成本,以及可以初步把临床上的临终关怀陪护服务标准化,节省大量医疗资源的同时病人也能获得高质量的陪护。

“但不可避免的风险是,机器人的陪聊也有可能会伤害到病人。研究团队发现,尤其是几大科技巨头的虚拟语音助手,在面对病人问到关于精神健康方面的问题时,它们的回答前后不一致,甚至言辞内容都不合适。”

“现在陪聊机器人的人设越来越多了,很多开始标榜自己就是权威的健康代言人。”Bickmore担心,“但这些机器人设在使用前,还是需要满足的几大安全问题的标准。”

比如病人不能被问到开放性的问题,当病人想主动和机器人说话时候,他们得到的是多选提示词。

“我们了解他们的聊天动机,但不能让他们聊跑题,或者聊一些我们从来没有考虑到的话题。”Bickmore说。

情绪上的支持和关怀,是临终群体最需要的心理能量

如何引导临终群体精神上找到寄托,是项目团队最关心的问题。

在实际的临床场景里,病人有时候会害怕被问到一些一旦开始说就止不住话匣子的话题。因为他们很担心,会出现话没说完医生就没有时间听的情况。如果真实的感受裸露在外,却没有人在意的话,他们会很失落。

所以,他们会有意地在聊天里留一些话头,等着医护人员去问,从而找机会看对方是不是真的想关心了解自己,对方想听的话,自己再借机会说出来。

“在医院里,病人一整天都在角落里呆着,而医生只是会在早上出现一下,或者是过来和一堆人聊。如果不知道这种对话互动时间持续多久,或者是话题抛出来有没有人接住,病人就始终无法在一种心理上感到很舒服或很安全的状态下问出自己想谈的话题。”Paasche-Orlow说。

陪聊机器人目前的研究进展

但有陪聊机器人就不一样了,病人更倾向于把病痛症状,或者无法开口问医生的问题和机器人说。通过分类和追踪这些症状和问题,机器人可以把这些“心底话”反馈给医生、护士、家人,从而及时地更好地给病人提供相应的医疗帮助、情绪上的关注。

“这个陪聊机器人的团队开发的这个平台,真的帮助了得重病的老年人很多,能提醒他们去思考,在我人生中的最后一段旅程里,我想要得到什么样的照顾?我需要什么样的医疗条件,来管理我晚年的身体健康?我精神归宿在哪里?”美国国立护理研究中心主任Jeri Miller非常看好这个项目。

在项目最初的测试阶段里,一共有44个5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和机器人聊天,话题主要在精神层面,比如如何看待生命的终点。研究团队发现,在和机器人聊了大概30分钟之后,大部分的被试面对死亡的话题时不再感到焦虑,包括不信上帝的人和没有宗教信仰的人。

今年是这个五年项目的第二年,这个临终关怀陪聊机器人项目在16年就已经得到了130万美金的支持。如果接下来项目进展顺利的话,那么今年将可以拿到更多的经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