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哈佛商业评论》

转载:网易科技

物联网智库 整理发布

转载请注明来源和出处

------   【导读】   ------

通过衡量各个国家地区的数字进化现状和一段时间内的数字进化速度,《哈佛商业评论》绘制出了数字地球的地图。该图表上的国家地区落在四个区域内:突出(Stand Out)、失速(Stall Out)、爆发(Break Out)和当心(Watch Out)。

我们在2015年推出《哈佛商业评论》数字进化指数(Digital Evolution Index),跟踪“数字地球”的崛起,以及现实中的互动——在通信、社会和政治交流、商业、媒体、娱乐等领域——如何被数字化的互动所替代。我们发现全球有很多正在快速发生这些变化的热点地区,同时也发现其它数字进化放缓的地区。两年过去,各个地区仍然在以不同的速度向数字地球进发。

当前数字世界格局的五大特征

虽然2015年以来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在迈向数字地球的征程中,有些拦路石仍然出乎意料地坚韧。来看看现在的数字世界的五大特征。

数字技术广泛普及,传播快速。地球上移动连接数量比人口还要多,有手机使用的人也要多于有卫生间使用的人。数字传输数据的跨境流动明显增多,对2014年全球GDP的增长贡献率超过三分之一,尽管2008年出现经济衰退后商品服务和跨境资本的自由流动减少了。更多的人能够受益于信息和通信服务的获取,但可带来大范围严重破坏的隐患也增多;每年,网络攻击事件都呈现数量增多和影响范围加大之势。

数字公司拥有超强的市场支配力。按2017年7月6日的股价计算,苹果、Alphabet、微软、亚马逊和Facebook是全球市值最高的五家公司。市值最高的非美国公司是中国的电商巨头阿里巴巴,该公司位居排行榜的第七位。这些公司拥有依靠网络效应的产品,享受到规模效益,占有市场支配地位。它们拥有大量的创新资源,能够加速数字产品的渗透和应用。

数字技术准备改变未来的工作。数字技术应用使能的自动化、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对全球经济的影响率可能将达到50%。对于“第二次机器时代”,人们既期待又恐惧。以现在的技术,总薪水达14.6万亿美元的10亿多个工作岗位可进行自动化。这些技术可能会带来利用人类能量的新途径,也可能会替代规律性的工作岗位,加剧社会不平等现象。

数字市场不均衡。政治问题、监管和经济发展水平会很大程度上影响数字行业的发展以及它的市场吸引力。印度拥有4.62亿的互联网用户,其数字经济对于跨国公司而言可能最具市场潜力;然而,该国有多种语言和多重基础设施挑战,尽管政府已经采取大刀阔斧的行动来促进数字市场的发展。欧盟拥有4.12亿互联网用户,但它的市场处于碎片化状态;它仍处在创建“单一的数字市场”的进程中。在很多国家,有数个网站或者数字公司被封锁。纵观全球,数字接入本身也远未实现均衡:目前全球大约有50%的人口拥有连网条件。

数字商务仍须使用现金。到2020年全球零售电商销售额预计将达到4万亿美元,较当前水平翻一番。该行业的一大发展障碍是现金持续的粘性,现金尚未被数字支付取而代之,尽管数字支付选项众多。2013年,全球85%的交易以现金形式进行。即使是在欧元区,虽然荷兰、法国、瑞典和瑞士处于全球最不依赖现金的国家之列,零售终端支付有75%是使用现金。发展中国家大多非常依赖现金;在马来西亚、秘鲁和埃及,只有1%的交易无现金。印度“废除旧币”的试验也没能够打破其对现金的高度依赖。在该国废除86%的现钞5个月后,现金提取却比一年前高出0.6%。

这五大特征均各有利弊。此外,你对它们有多强烈的感受,取决于你处在哪个国家地区。对于跨国科技公司和政策制定者来说,理解全球不同地区的数字地球进程非常重要。

绘制数字地球的地图:分成四个区域

作为塔夫斯大学弗莱彻学院与万事达之间的合作项目的一部分,我们打造了数字进化指数,分析了全球60个国家地区的数字进化状态和速度。这种进化是共包括大约170个指标的4个驱动因素相互影响的结果。

我们的研究从以下几个问题开始展开:

1. 全球各地的数字进化模式有哪些?哪些因素解释了这些模式?它们在不同的地区有何不同?

2. 哪些国家地区最具数字竞争力?什么是数字竞争力的主要驱动力:公共部门还是私营部门?

3. 各个国家地区如何加速它们的数字进化?

通过衡量各个国家地区的数字进化现状和一段时间内的数字进化速度,我们绘制出了下面的图表:我们的数字地球的地图。该图表上的国家地区落在四个区域内:突出(Stand Out)、失速(Stall Out)、爆发(Break Out)和当心(Watch Out)。部分国家地区落在不同区域的边界上。(注:每一项排名或者指数都只是基于特定的方法和数据集,分析和比较企业或者地区的一种方式。《哈佛商业评论》认为精心设计的指数能够带来有用的洞察,尽管按照定义它是整个全貌的简况。)

突出国家地区既有相当高的数字进化程度,也有很快的数字进化速度。它们在高效地利用原有优势,驱动创新上是领先者。然而,长时间维持稳定高速的进化很有挑战性,毕竟创新引领的扩张往往跌宕起伏。要维持领先优势,这些国家地区需要维持其创新引擎的高速发展,创造出新的需求,否则它们可能会落到失速区域。

失速国家地区拥有颇高的数字化程度,但进化呈现放缓。2017数字进化指数排行榜上得分最高的五个国家地区——挪威、瑞典、瑞士、丹麦和芬兰——都处在失速区域,充分反映了维持进化速度的挑战。要走出这种“数字化停滞期”,这些国家地区需要有意识地重塑自己,押注它拥有领先优势的新兴数字技术,并消除创新的障碍。失速的国家地区可从突出的国家地区汲取维持创新引领的增长的经验。处于失速区的国家地区可以利用自身的成熟度、规模和网络效应来重塑自我和实现增长。

爆发国家地区数字化程度较低,但进化速度很快。爆发的国家地区势头正劲,增长空间巨大,因此它们对于投资者而言极具吸引力。它们往往受限于相对较弱的基础设施,因此它们应当寻求建立起更好的制度,借助它来帮助促进和维持创新。爆发的国家地区有潜力进入突出区域,其中中国、马来西亚、玻利维亚、肯尼亚和俄罗斯最有希望。

当心国家地区数字化程度低,而且进化速度慢,因此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有的甚至在数字化进程中出现倒退的情况。面对严重的基础设施缺口、制度约束和低等的消费需求,有的国家地区显示出不可思议的创造力。对于这些国家地区来说,推动数字进化最可靠的方式是,通过弥合移动互联网缺口(即手机数量和支持网络接入的手机数量之间的差别)来扩大触网人口。

要指出的是,经济规模位居全球前列的美国和德国均处在突出区域和失速区域的边界,另一大经济体日本也在它们附近。对于这三个国家来说,认识到发展停滞的风险,以及从小体量但进化快速的国家地区汲取利用政策干预提升竞争力的经验,会十分重要。与此同时,英国的数字进化速度要快于其它的欧盟国家。

很显然,从数字化来看,全球最令人兴奋的地区就是亚洲,中国和马来西亚是典型的例子。预计该地区会吸引大量的投资者,它的创业氛围也会相当浓厚;社会保持稳定和提供支持也很重要。

印度已经推行了多个政策带动的数字化项目,其中包括数字印度(Digital India)活动和数个旨在刺激数字支付的项目。但它应当多关注其整体偏低的数字化程度。这一点可能会对任何的项目都造成拖累。更广泛地说,在这种环境中,该国需要实施更多的系统性变革来促进数字进化。

在非洲,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尼日利亚和南非仍分别处在爆发区域和当心区域,擅长数字技术的肯尼亚则通过组建繁荣的生态圈取得令人惊叹的进化速度。与此同时,拉丁美洲的国家可学习哥伦比亚、玻利维亚等体量小但进展快速的国家的经验教训。

迈向数字地球

我们对于数字进化的分析可给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的领导者带来几点数字经济发展方面的启示。

首先,更多的数字创新者应当认识到,公共政策对于数字经济的成功至关重要。拥有发达的数字行业的国家地区,比如欧盟国家,通常都会对数字经济的发展施加强力的政府/政策参与。数字进化快速的国家地区(比如新加坡、新西兰和阿联酋)以及众多的爆发国家(包括中国、马来西亚和沙特阿拉伯)也是如此。

至于美国,它面临着落到失速区域的风险。我们的其中一位研究者(巴斯卡尔)指出,美国在数字经济上“缺少政治辩论”,尽管美国的数字公司和创新在全球占据主导地位。要避免失速和恢复发展势头,该国需要采取一些政策:数字创新方面的公私合作;更好地将自动化技术、数据和新技术整合到传统经济当中;投资为职工提供再培训,向学校的学生教授数字时代所需要的技能和思维方式;改善资本和数字基础设施的接入问题,减少诸多的不公平现象;实施合乎情理的规定来跟上竞争规则的改变步伐,在不影响创新的前提下保护消费者的利益;在数字经济和国际数据流动方面重塑美国的竞争力,跳出传统的制造业和实体商品服务贸易观念。在数字创投领域,IPO(首次公开招股)和退出没有跟上创纪录的资本投入步伐。美国需要更加理性的、更能创造价值的投资,而不应出现羊群效应,导致独角兽的惊慌踩踏。

其次,那些致力于加速其国家的数字进化的人应当聚焦于特定的因素:鉴别和放大其国家数字进化的独特驱动力。数字进化和经济发展程度不同的国家地区,有不同的数字进化驱动力。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应当优先关注的问题并不相同:前者应优先关注创新,后者则应优先关注体制建设。数字化程度最低的国家必须要聪明地调配有限的资源。促进手机的网络接入可带来最大的收益。

国家地区的规模也是一个因素。机制强大的小型国家地区能够创造与早期采用者一样高的价值,能够通过创建合适的生态系统来给全世界形成示范效应。传统的贸易枢纽(比如香港、新加坡和英国)和新兴的数字枢纽(比如新西兰和爱沙尼亚)能够在创建这种“智能的”数字化使能生态系统上领跑全球。

总之,全球数字经济处在机遇与风险均衡的临界点。即便是在我们发布前一版的数字进化指数以后的两年间,我们的数字地球征程中也发生了很多的变化,同样令人惊讶的是,这一路上也出现诸多的前进障碍。很显然,这很大程度上与全球各地的数字进化势头以及管理数字进化的力量的系统本质有关。毫无疑问,突出区域和爆发区域的国家地区受益于较高的数字化程度和政府在统筹数字经济发展上的介入。

随着人工智能等转型技术引发大范围的变化,或者监管和政治方面的因素加剧数字市场的不均衡,今年的数字进化指数所描绘的世界秩序会被颠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