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来源:2017年12月5日,第四届世界乌镇互联网大会。

责编 | Even

来源 笔记侠

第1885篇深度好文:6615字 | 8分钟阅读

完整笔记·商业思维

本文新鲜度:★★★+      口感:芒果干

笔记君邀您,先思考:

  • 为什么人人都要升级?

每一次,我都要在乌镇互联网大会分享对未来的看法,一些思考,特别是过去一年的。

一、每个企业都必须要升级

刚才讨论到传统经济向互联网经济和数字经济转型,我个人这样想:未必每个企业一定要转型,但是每个企业都必须要升级,这是因为未来变了,市场变了,规模变了,人数变了,量变了,所以你不变是不可能的事情。

其实过去18年阿里巴巴经历了无数痛苦的转型和升级,今天的阿里巴巴绝不是18年以前的阿里巴巴,今天的阿里巴巴也不是一年以前的阿里巴巴,我们内部反观已经做过的事,都觉得是非常之艰难的转型。

转型一定是痛苦的,我记得有几次转型,9年前内部讨论最激烈的一次决策,就是我们应该把这个公司变成数据公司,因为我们认为未来是云和大计算数据的时代。那是9年前的讨论。

另外一次转型,我们抓住移动互联网的一波潮流,要把自己变得符合移动搜索、移动社交,特别是社交。我们看得非常清楚,社交一定会赚钱,而且会快速成功,但是对于云计算、大数据,30年内我们都不知道它怎么挣钱,但是我们知道这是趋势。

公司的选择:第一,往未来走,第二,往未来10年走,第三,往未来20年走。我们最后决定选择的路径往未来20、30年走。

这个决定最痛苦的就是,第一,你不知道怎么挣钱;第二,做了这个决定你也不知道怎么活下来。

后来整个移动社交、移动端各种应用出来之后,有没有痛苦过?当然痛苦过,但是我们知道我们选择了未来,就只能毫不犹豫的走下去。

到今天为止,大家对云计算、大数据有了点感觉,大家觉得这是一个趋势、未来。而我们在9年以前做了这个决定,在今天看来这个决定是正确的,但当时是极其痛苦的。

还有一个决定,5、6年之前,大家都在PC上做电子商务,突然我们认为移动互联网手机购物一定是未来。我们做这个决定的时候,移动手机购物只占整个购物的不到5%,但你如果不做这个决定,也许真不往移动手机走,但我们的感觉一定从PC走向手机。

当时我们内部讨论过,手机这么小的屏幕怎么购物啊?大部分的人认为手机太小,不可能成为电子商务未来购物的趋势,后来我们认为不管怎么样,这一定是未来,因为年轻人并没有觉得手机屏幕小,是我们这帮老头子认为手机屏幕小了。

二、怎么能走向“数字经济”?

到今天为止,这个痛苦终于值得。

我们曾“All in无线”,如今,双十一近90%的交易量是在手机端实现的。一旦要做这个决定是非常痛苦,走的路上也是非常痛苦,各位你想好了没有?今天从传统经济走向数字经济是必然,你选择也得走,不选择也得走,但关键是怎么走。

我相信今天已经不需要讨论,要不要走向数字经济,绝大部分就必须往这方面走,但怎么走?

第一,一把手要改革。

说要改革说了很久,不改上面的人不行,一把手、领导要改变,进行领导力升级。企业也一样,你小企业的时候没问题,企业规模超过100亿收入的时候,领导者一定必须升级。境界高未必做得成大企业,但是一个大企业的领导者必须境界高

我们经常讲赢在细节,输在格局,大企业一般都输在格局上。因为大企业的事情太多,领导必须站得高,哪些问题事今天一定要跨过的,哪些问题可能放在明天跨,这些优先级才是领导力。

第二,组织要变革。

很多人说我战略变了,但是我组织没变,依旧是张三、李四在做事,这就会永远停留在学术讨论层面。

各个部门,从政府到机构到所有的企业,我们要转型、要升级。第一领导没变,第二组织没变,第三我们愿景变成乐观,原来我们判断10年是这个样子,未来会不会有变,如果愿景变了组织必须变,领导力必须提升,这样去思考,我相信我们才有可能。

至于什么叫新经济、旧经济,我自己觉得新经济是短暂的,我同意WEF那位朋友讲的,什么新经济、旧经济最后就是经济,此时此刻称之为新经济。

“新零售、新制造、新技术、新能源、新金融”在这几年内称为新,过几年就是老,提出新的概念,是希望大家记住我们今天面临这样一种挑战和机遇。

你必须改变自己,衣服今天新明天就旧了,企业也一样,我希望大家要记住,我的看法是人人都需要升级。

三、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

互为硬币的两面

另外分享几个观点和看法,关于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

其实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不能说,大力发展实体经济,就不发展虚拟经济。

什么是虚拟经济?一般来说,金融为虚拟经济,我们国家要发展实体经济,一定要发展好虚拟经济。虚拟经济过去是发展得不好不完善,而不是不要发展,这两个千万不要对立起来。

第一,实体经济离不开金融的支持,金融更离不开发展实体经济。我们国家的虚拟经济就尤其在金融领域里面是发展得太不完善,更要进行发展,不要把哪个忘记了,只有这个样子才是正常的。

第二,发展所谓的实体经济,又把它统一成是制造业。其实实体经济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是服务业。服务业和制造业也是一个硬币的两个方面,尤其像我们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中国有14亿人口,没有现代服务业,怎么解决就业?

大家挖空心思讲大力发展制造业,制造业接下来的趋势是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为主,今后制造业不解决就业,就业会越来越少,我们的就业到底该去哪里?如果我们的技术为技术而技术,为先进而先进,让很多人茫然,我们的社会就真的出问题了。

要真正做好的是这帮人转型出来该干什么,所以我觉得首先要发展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而且美国以及欧洲很多制造业先进国家之所以先进,是因为他们把低端制造业转移给了发展中国家,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

金融体系在高科技领域发展起来后,因为他的制造业越来越高端,制造业的高端首先要建立强大的现代服务业基础。更何况未来没有纯制造业、没有纯服务业。未来的制造业一定是服务业,尤其到了IOT时代,你的纯制造时代已经过去了,未来的服务业一定是制造业。

我昨天也讲过一个例子,你说海底捞到底是制造业还是服务业?海底捞大家都认为它是服务业,我认为它属于制造业,它从火锅料的采购到一路切,其实只有把菜品端上来那一刻是服务业。

你说BAT是制造业还是服务业?我说是制造业,我们制造了大量的数据,处理信息制造过以后,跟别人去分享。

有的人讲我只做服务业我不做制造业,或者我只做制造业不做服务业,我觉得都不靠谱。我们要辩证地思考,看未来的形势,判断未来的趋势调整你的策略,这是我的看法。

我们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非洲、东南亚一带一定要思考到高科技来了以后我们人该怎么办,现在人人都在担心就业,人人都在担心会失去工作,但我们一定不缺工作,只是我们缺乏想象力,这是我的一个看法。

我们国家要大力发展实体经济中的现代服务业,并且我们在大力发展数字经济。

阿里巴巴如何转型,我们如何走向数字经济?

9年前决定整个阿里巴巴走向大数据、云计算的时候,我在公司内部讲过一句话,“我们把一切业务数据化,一切数据业务化”。

我们所有的业务必须数据化,因为只有所有的业务变成数据,我们才有可能进入数据时代,但是未来我们所有的数据要业务化,因为只有这样数据才会为社会服务为客户服务。

这些问题我觉得要用制度去保障,用组织去保障,用人去保障,保障你的信念,保障你相信的未来。

四、新经济是

创造力经济、想象力经济

最后谈一个观点,今天我们所有的人不要纯考虑数字经济、传统经济,好像我很传统似的,其实今天很多传统经济技术含量非常之高,很多数字经济我其实也不是很好,我觉得他们还是胡思乱想。

什么叫做新经济?

其实是创造力经济、想象力经济,我们去创造,我们去想像。什么是“新”?“新”就是创造力、想象力。

我觉得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的知识欠缺,不能因为自己的境界欠缺,阻碍了自己的想象力。我们更不能因为自己的境界比较低,我们自己的想象力比较低,我们的知识结构比较低去限制别人的想象力。

想象力经济和创造力经济就是今天所谓的“新”字。很多未来在今天是很难想像的,30年以后的事情,大家想像不了。阿里经历18年走到今天,大家也没有想像到。

估计别人80年的努力没有我们18年多,别人80年犯的错误没有我们18个月犯的多,别人80年加班加点没有我们18年多。我们18年来坚持一点一点地比别人大一点,但未来的18年、20年,无数的企业无数的组织会依靠互联网、大数据的变化。

你是否准备好像我们这样加班加点?你是否准备好像我们公司内部大家为决策敲桌子砸板凳,3天、5天不讲话但最后还要一起干?这些都是转型的痛苦。

我们都觉得转型很重要,但你愿意为此付出代价吗?我们也好,是BAT也好,之所以成为BAT,背后的强大动力,是因为我们相信未来。

记得我去年讲的话,很多人因为看见而相信,但是我们这些人因为相信而看见。我们相信它是未来,我们看见它是未来,我们把它变成未来,这个才是转型过程中我们每个人心中都要有的东西。

五、你必须要有平台的思想

当然,刚才华为的同事讲,很多人担心要么你成为平台,要么你被平台化,我自己觉得,其实被平台化也是蛮好的事情。

第一次技术革命诞生了工厂,第二次技术革命过去100年诞生并强化了公司,第三次技术革命将诞生平台性企业。而我们国家目前对平台性企业、平台性经济的理解,十分重视,其实不仅是我们国家,全世界都比较重视。

平台性最主要的思考是让别人越来越强大;平台性最重要的思想和理念是共享。跟上世纪“以我为主”的思考变革不同,它必须是以别人为思想,这一点未必每个人都做得到。

平台要有强大的服务能力,平台要有强大的制造能力,平台要有强大的以别人利益为中心的能力,这是本世纪新技术诞生出的事物。

有一点是肯定的,你的企业未必能成为平台,但你的企业必须要有平台的共享思想、分享思想,因为只有这样的思想让别人、让你的客户更强大。

大企业像我们这样,就我们的平台是希望小企业越强大,年轻人越强大,但你如果是小企业,就应该把自己的公司的思想定为:让你的员工更强大,让你的客户更强大,让你的合作伙伴更强大。这也是平台思想。

你未必要有平台的能力,但你必须要有平台的思想和平台的修为,这才是最重要的。

未来世界不是每个国家都有大平台,就像“航母”是一个平台,但是请问全世界有多少国家造得起航母,能造航母,能运营航母?“航母”就是平台的思想,将会对本世纪和下世纪的整个经济发生巨大的变化,而作为经济体平台的运营者,公司越大,担当的责任越大。

今天如果重新来过,我不愿意把阿里巴巴变成平台,因为平台太复杂,你担当了很多政府应该做的事情,但这不是因为我们干的好,是因为技术和这种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很多事情要用技术保障,要用组织保障,要用领导力保障。

这是我讲的一些观点和看法,未必是很对的,但只是给大家一些思考,希望大家每次来到乌镇会议,都是坐在一起讨论和分享。

问答环节

提问:我是易选股的创始人,现在这个金融的大监管环境下,蚂蚁金服提出了新金融的方向和思路,这是如何匹配国家战略的?又如何去权衡在监管过程中,我们可能面临的潜在风险?

马云:

什么是我们提出的新金融?

新金融就是“必须是普惠共享思想”,过去的传统金融服务了20%的客户,赚了80%的钱,过去的传统金融基本上是以服务大企业为主,过去的是“二八理论”,新金融必须是“八二理论”,去服务80%平时没有获得资金的小企业,帮助小企业、妇女、弱势群体拿到这个钱。这是新金融,就是普惠思想、可持续思想、绿色思想,新金融三个关键的词。

我非常认同监管,目前来讲,必须对利用互联网金融、不具有互联网金融能力的诈骗、欺诈行为进行严厉处置。如果不这么处理,会出现什么情况?

我现在比较怕的是,一人生病万人吃药,最倒霉的是一人生癌全体人放化疗,结果癌症的人没死,化疗的人死了。

我们应该和监管部门共同研究,数字经济的趋势势不可挡,但是我们可以共同研究怎么进行监管。其实,最大的风险除了我们传统的金融系统性风险,还有一个就是无数的企业因为缺乏资金而倒下。

但是也不能因为有了牌照大家觉得无所谓,现在进行诈骗的P2P特别多,几千家这样的企业在这么做,我是坚决觉得我们国家一定要加强这方面的监管,但是关于监管,我们的思考是为了未来,而不是把它管死了,这是我的看法。

所以,蚂蚁也很荣幸这么多年来一直跟监管部门在合作、在讨论,我自己觉得这些讨论都是健康的,一个新的东西出来每个人都敞开心怀去倾听、去沟通,共同创造一种监管的模式和机制,这是我的看法。

提问:我现在是90后的创业者,作为90后,回国之后就是他们给到我们的很多概念是要去做一些接地气的事情。我们在创业的时候碰到了很多门槛和瓶颈,因为这种门槛和瓶颈可能来自于文化背景的不同,也有可能来自于对本土化的一个实际落地不够深入的了解,但是更多程度我感觉是现在我们创业能做到的东西越来越少了,而且还必须要做到非常精细化,一旦精细到一定程度就非常nature。

现在就在做一个软装的创业项目,就是把软装跟互联网跟智能结合在一起,我的问题是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这一代人应该怎么去应对,创业层面上去选准方向的问题。

马云:

给你纠正一下,接地气不是一个概念。什么叫接地气?你跟客户、跟市场能够连接起来。

第二个事情我要稍微提一下,任何大事情都是从nature market开始,大家不相信才有你的机会,大家都相信还轮得到你?千军过独木桥就没有机会,你选择的路或许永远没人走,但是你坚信。

什么叫创业?创业就是做你喜欢、你坚信的事情,创业不是今天想创业看看什么是最有机会的,那你基本就死掉了。你一定做的是我热爱、我喜欢、我相信的事情,找一些也热爱也相信也喜欢的人,准备花一个10年的时间。然后你要相信没人会给你钱,凭什么别人给你钱?

提问:我生活在中国,而且我的家人都非常喜欢用淘宝、天猫,感谢你为我们提供了这个发明。习近平主席提到中国的互联网要进一步向世界开放,这个互联网的大门不会关上。我们也在这个会议上看到了像Facebook或者是Google这样的公司,但是他们提供的服务在中国是被禁止的,这看起来好像互联网不是非常开放。

马云: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会尽力回答。

首先,中国过去一直是开放的,现在也是开放的,我们对Google其实开放的,只是Google自己选择离开,不是我们把它赶走的,它一直都在这里,亚玛逊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中国。

不是说我们不让它成功,是他们没有成功。我在10年之前就建议他们,说去找那种有创业精神而不是专业的管理人员。因为无论你去哪个国家,在别的国家做生意都是非常难的。

不要去找致力于讨好老板而不是讨好消费者的人,我们作为跨国企业会把人送到其他的国家,但是很多人不愿意取悦自己的消费者,这样的方法是不行的。

第二件事我跟他们说,在别的国家做生意你都需要遵循这个国家的规则,比如互联网,我自己不是政府的人员,我也不代表政府说话,但是我知道如果说Google、Facebook想来到中国,必须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

那么中国的法律法规到底是什么呢?其实今天不一定是Facebook还是Google,像我们这样的中国公司去美国或者是欧洲其他国家,也会要遵循当地政府的法律法规。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去和全球各地和当地的政府官员讨论沟通,为了知道他们不喜欢的事情。

还有一件事情,外国公司来到中国确实不容易,但是我们也看到很多成功的外国公司,比如微软、IBM或者是可口可乐以及思科。你给我5个例子,5个中国公司在美国成功的例子,5个名字,或者是在美国成功的亚洲公司的5家。因为确实你去其他国家做生意是很难的,需要时间、网络。

每次只要有习主席发言,我都会仔细听他的发言,我认为中国政府正在开放,而且我们也是开放的,否则你们都不会被允许进入乌镇这个互联网大会。所以如果你决定要进入中国,就要做好准备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并且花上十年时间,不要觉得做得不开心就要走了,这不是一个你随意可以进进出出的市场,这就是我的想法。

提问:我想问一下就是咱们的云平台能不能进入深水区,到工艺制造业做深度应用?

马云:

当然能,如果你相信。我也相信。

但是这真的不那么容易。就像刚才讲的任何事情,电子商务在中国不容易,没有一帮人的努力是不可能的;工业互联网、工业云没有一批人坚持多少年是不可能的,最了不起的市场一定是创造出来的。

我自己觉得工业云一定有前景,但是不是你,我不知道。反正我相信,我努力看看,这是我们的观点。

提问:非常感谢马总,对您在互联网世界中就全球化还有电商都做到了世界顶级非常钦佩,在互联网与金融方面,您也做到了非常多的创新。

我在资本市场和资本服务领域做了近20年,在互联网与资本市场紧密结合中非常想请教您,在这个创新中您有什么想法?还有能够为国家做出一些很大的业绩和贡献的想法?

马云:

我不敢说我能评论互联网和资本市场,我真不懂,我不敢做不懂的评论,我只是觉得,对于资本市场,中国未来还要不断地完善,而且要不断地强化完善。中国资本市场是early stage(早期阶段),互联网应该可以做的事情很多。

阿里巴巴关心的是传统经济向互联网转型,阿里巴巴关心的是帮助中小企业reach the market(触达市场),帮助中小企业拿到钱,帮助中小企业全球贸易,这是我敢干的事情。

至于怎么上市怎么融资,我是一头雾水。真正的企业是你把客户服务好,把自己的流程做好,钱自然而然就来了。这个世界上有钱,有的坏人都来了,但是有好人,钱一定来,这是我的看法。

所有企业家做企业的人都专注在这里,我也看到了乌镇会议逐渐成为很多年轻人创业者在这交流,倾听思想,开放的心态的地方。并且我们更多要关注的是在乌镇会议上面有哪些观点和想法very interesting(非常有趣),对政府制定政策、对学者进行研究、对创业者都应该有帮助,我们不应该关注太多偏八卦类的信息。

我今天早上就看到一堆饭的消息,饭很重要,重要的是饭桌上讨论什么更重要。我们要把乌镇会议变成达沃斯论坛,我们思想的火花就像雪片一样弥漫着这个世界我们才会好,在这我们应该把一些观点和想法、对与错真诚分享,这最最重要,所以这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

谢谢大家参加乌镇会议,我作为本地人,小时候在这里的桐乡长大,大家来这里我特别高兴,我来就是希望跟大家分享观点,也请不了大家吃饭,你们就自己好好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