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5日,联想集团董事长杨元庆在微博上宣布刘军回归联想,担任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领导中国平台及中国区个人电脑及智能设备集团(PCSD)业务。

与此同时,原联想高级副总裁陈旭东近日宣布离开联想加盟宏图三胞,陈旭东和刘军一来一回总有一种默契。

一石激起千层浪。外界纷纷猜测,刘军属于临危受命,他未来的命运可能是要么做大,要么回家。

这并非危言耸听。PCSD为联想PC业务加智能终端的业务,也是联想集团起家的看家本领。尽管最近今年PC业务有所下降,但杨元庆一直不甘心。今年3月,在一次公开论坛上,杨元庆特地强调PC是不会被抛弃的,更不会被手机所取代。

但数据显示了残酷的一面。IDC数据显示:2017年一季度,惠普PC出货量1314万台,联想出货量1232万台;惠普全球市场份额为21.8%,联想为20.4%;惠普PC市场份额超过联想,排名第一。要知道,自2013年第三季度开始到2016年第四季度,联想已经连续15个季度一直保持着全球PC第一。

换句话说,联想保命的“家伙”正越来越失去魔力,杨元庆不得不痛下决心重新换帅。

移动业务拖后腿?

刘军一直被外界称为联想二号人物,同时被誉为杨元庆的接班人。2015年6月,他卸任联想执行副总裁、移动业务集团总裁以及摩托罗拉管理委员会主席职务。

外界猜测,刘军离职可能与移动业务不断下滑有关。根据市场调研机构IDC数据显示,从2013年到2015年,联想中国区手机出货市场份额逐年下滑。2013年,联想中国区市场份额占比11.9%,排名第二;2014年排名下滑至第三,市场份额为11.2%,而在2015年,联想在中国区的排名首次跌出前五。

刘军走后,陈旭东临危受命,担任救火队长,出任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移动业务集团总裁及摩托罗拉管理委员会主席。2016年1月15日,联想移动业务中国区管理层调整,陈旭东挂帅。

彼时,陈旭东赶赴香港参加集团董事会,提出联想移动业务最大的问题在于“过于追求销量”,这导致联想只能做大量低端手机,无法在中高端树立品牌。最终董 事会全票通过“移动业务集团未来两年内放弃盈利、投资中国市场的计划”,这意味着手机业务未来两年将继续亏损,最早也要在2018财年实现盈利。

但短短10个月后的2016年11月2日,杨元庆通过内部信宣布,乔健接任陈旭东成为联想MBG业务掌舵人。陈旭东则被边缘化,担任联想全球服务业务负责人。显然,陈旭东还是倒在了联想手机上。

从最新的任命来看,陈旭东选择离开联想。不知道是不是凑巧,陈旭东和刘军有一种默契,一个人的离开迎接的就是另一个人的回归。

刘军能力挽狂澜吗?

但谁也说不清离开和回归到底哪一个才算幸运。

因为,回归者要重振联想的PCSD业务并非易事。首先是面对移动业务的烂摊子。

部分业内人士曾总结了联想移动业务困局的两大症结:战略失误和缺乏互联网基因。战略上,从最初的乐phone到机海战术再到精品策略,联想用了大概五年时间,而这五年时间小米凭借互联网模式从无到有,今天已是近500亿美元的估值。

联想不是不想拥抱互联网,早在PC时代联想就曾大刀阔斧的改革希望给自己注入互联网基因,早期虎头蛇尾的FM365计划可能给联想带来了心理创伤,以致于到现在联想仍是一家缺乏互联网基因的PC厂商。

即便后来陈旭东接手后也想大动干戈,但事实证明效果并不明显。刘军能有什么妙招吗?

当然,在联想内部人士看来,触动刘军回归的最核心的要素就是PC销量。毕竟在联想人看来,连续15个季度的PC销量霸占全球榜单的第一是何等的荣耀。

同时该人士称,在联想内部看来唯一的KPI就是销量,刘军的回归主要就是让其治理销售下滑的PC业务和智能终端产品。

这部分是刘军最擅长和熟悉的,只是参考此前杨元庆给陈旭东关于手机销量的KPI,时间的宽度可能并没有那么宽泛。

让联想PC找到新的方向

必须要提醒刘军注意的是,惠普在全球市场反超并不是因为开拓了多少增量市场,而是在全球相对下滑的PC总销量上,惠普在产品规划上采取了细分化的手段。

虽然这几年联想在PC产品上除了原来的ThinkPad、Lenovo系列之外还发展了类似yoga等类似平板的品牌,只是平板产品从苹果和微软的销量反馈上并不乐观,更别说联想了。

从刘军回归而言,挽回联想的领先地位,除了继续保持渠道上的拓展,最关键在产品本身。

联想的PC产品销量增长很大程度上依赖收购IBM的ThinkPad业务。在整合完成之后,不仅让联想的PC产品发生一定程度上的升级,而且联想特尝到了PC市场的甜头。

乘着PC的春风开始发力移动业务之后,联想在初期也尝到了通过运营商渠道获利的甜头。只是当互联网渠道成为智能手机最主要渠道之后,联想在产品和渠道上犹豫了。

彼时,联想对于小米等新生互联网品牌的崛起并不感冒,依然坚持在运营商渠道上发力。2014年,联想收购完成摩托罗拉之后,更是把目标和品牌向海外市场和高端市场进发。

联想的目标很明确就是通过收购摩托罗拉模仿彼时收购IBM ThinkPad系列对于联想的正向作用。

但在收购完成之后,摩托罗拉智能手机并不成熟的品牌和产品并没有对联想产生实质性的推动作用。严格意义上说,联想只是收购了一个品牌而没有拥有成熟的产品。这是摩托罗拉和ThinkPad最大的差别。

回溯过去两年,没有了刘军,陈旭东只身掌舵联想移动也没有找到转型的方向。无论是刘军照搬PC的方法推手机,还是陈旭东亲近互联网渠道的方式来推联想手机,可以直观的看到联想并没有找到自己的节奏。

在今年年初的誓师大会上,杨元庆将联想的目标定位了三大战略:第一就是PC业务;第二为移动业务和数据中心业务;第三为新型智能设备和“设备+云”的培育型业务。

换句话说,刘军除了要让联想PC重回全球销量第一的宝座,而且要让联想这个“大象”转型成功。祝他好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