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人的状态趋于程式化后,就很难再找到生活之外的新意。”

这是今天文章中一句话,我们还蛮认同的。一个人的一生有限,当你有了一个想法又对它饱含热情时,不如大胆跳出困住你的“圈子”,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人生的可能性,也就是在这一次次的跳跃中,被无限放大。以下,Enjoy:

来源 / Linkedln(ID:Linkedln-China)

作者 / “苹果姐姐”郑辰雨

她16岁自己申请去美国念高中,一路全奖走到了普林斯顿,再进了华尔街,拿着投行的高薪,每天穿梭在灯红酒绿的纽约街头。

她是风头无两的明星公司成员之一,快速拓展业务,心怀改变世界的梦想。她不租房,365天住民宿,随时为机会做好准备。

她是一名自由职业者,画插画、写故事,传递力量给更多人。

这三段看似毫不相关的平行人生,发生在一个人身上。

她就是LinkedIn“转折点”音频访谈节目第3期的嘉宾“苹果姐姐”郑辰雨。

她为什么先后离开众人向往的华尔街和硅谷?又是如何实现人生的数次转轨的?

扫码收听访谈,探索挖掘人生无限可能的秘诀。

下文为苹果姐姐的自述《改变我人生轨迹的一幅画》。

23岁那年,我去了Morgan Stanley担任资产管理分析师。

那时我刚从普林斯顿毕业,自此完成了别人眼中学霸的成长之路。高中自己通过申请去美国念书,一路全奖走到了普林斯顿,再进了华尔街。

按照剧情套路来说,接下来我应该嫁给高富帅,出任CEO,走上人生巅峰了。

然而每日醒来,现实的光亮照进飘窗,也照亮了我迷茫的脸庞,脚底的高跟鞋支撑着我困意阑珊的麻木脑袋,疾步于坚硬的水泥路上,纽约东村Astor Place的6号线永远拥挤不堪。

我踩着点到"格子间"打卡上班,做着重复的事情,然后临近半夜再昏昏沉沉地原路返还。

当一个人的状态趋于程式化后,就很难再找到生活之外的新意。于是在某个周末,我丢掉手头繁杂的工作,跑去MIT参加朋友的毕业典礼,偶然听到硅谷明星公司Dropbox的创始人Drew的演讲。

Drew站在台上穿着教授袍,微笑着告诉台下的毕业生:

"工作最认真的人不是因为他们自律,而是因为他们在解决一个问题,并且解决问题的过程让他们每天精神爆棚……

而我的另外一些朋友,每天加班、工资很高,但是他们常常抱怨,好像自己被'格子间'铐住了。"

Drew继续着他慷慨激扬又充满幽默感的发言,而台下的我却已经开始热泪盈眶,因为我就是他口中那种人。

想要改变,却不知道从何下手。

我看见了曾经的自己,那个17岁雨季,无所畏惧的姑娘,她一个人拖着3个大箱子只身飞去位于康州郊区的高中,她用了半年的时间去克服害怕、孤单和语言的不通,她摒弃了一切熟悉的环境励志要在美利坚混出点名堂,现在,她已经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模样。Drew有个著名的理论,叫 “网球,5个人的圆圈,和3万天”

“网球”代表自己的兴趣爱好,美国人喜欢养狗,扔出去一个网球,脱了链子的小狗会追着网球“疯狂”奔跑;“圆圈”的意思是我们是相处最多的5个人的中间数,所以多和受启发的人相处,不停扩张我们的圆圈,提升自己;“3万天”的意思是人生只有三万天,我们永远没有准备好的那一天。我开始问自己,我的“网球”是什么?画画是我的特长。我决定在100天内画出15位我敬佩的硅谷创业者。

这些人有个共同点,他们充满创造力,对生活充满无限激情,他们的面前,是一段段正在被创造或已经创造的历史,他们的身后,都有一颗不安躁动和渴望改变的心。

接下来的100天我拒绝了所有社交邀请。

每天从纽约中城投行高楼下班后,我就直奔中央火车站,乘着6号线回到家里,扒两口简单的饭菜,然后带上耳机听这些人的演讲,在客厅橱柜上摆好画板,拿起画笔,开始我的"创作"。

一画就到早上3-4点,正好是中国的下午,把初稿放到微信朋友圈众筹意见,第二天根据意见取舍修改。

这年秋天,纽约有个工程师大会让我展画, 而我听说,Drew也会去那里。

望穿秋水的这一天,我却做了一件当时看来极其愚蠢但事后却感觉异常幸运的事,我一觉睡到了12点,错过了这场大会。下午当我抱着我的"作品"从后门悄悄溜进会场,在最后一排靠右边坐了下来。还没坐稳,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后门走了进来,我抬头侧目看了一眼,这不是Drew么? 那个硅谷顶级明星公司的CEO,就坐在了离我1米不到的地方。我的心“砰砰”跳,他的画像就在我身边的手袋里面。我们终于在这一刻产生了交集,我却变得语无伦次异常紧张,直接将怀里的画递给了他。"你是我的偶像,我画了一幅画想送给你。"我幻想过无数次与Drew相遇的场景,和无数句相遇后我要说的话,没有一个场景是这样,没一句话是这样。他接过画,看着画中的自己,脸红了。

"谢谢你,你画得很好"。Drew拿着我画羞涩的点评道。

硅谷创业者的分享大会还在继续,接下来上台的是Paypal第一位首席财务官,硅谷公认的“投一个准一个”。

Drew指着台上的他对我说,如果你如此喜欢硅谷创业者的故事,那么你一定要和他交流一下。听完我男神的建议,我就跑到前面去排队等候,由于我抱着Drew的画像,从而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然后有几个人就走了过来跟我搭讪:

“我们很远就注意到你的画,很棒。你想加入我们一起工作吗?”

What?我在大四开始各种投简历,全世界各地参加面试,哪一个offer机会不是经过数论面试筛选拒信,历时几周到几个月?但现在,因为一幅画,当场就有人要给我发offer?在经过简要的交流后我才知道,搭讪的人是美国一家叫做Whisper的创业公司的CEO。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一个多月后,我将告别格子间,告别重复的工作,告别纽约焦躁的烈日,告别拥挤的地铁,我将要在每天的头脑风暴中收获一大堆具有创造力的想法和一群超酷的人一起拼搏到半夜,我将在洛杉矶的硅滩边吹着海风喝着咖啡。

我的故事告诉大家,找到自己的“网球”后,马上行动。

只有尝试了,才知道如何改进,把自己可以控制的做到最好,当别人看到你的努力时,他们可能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但是无论外界能提供多大的帮助,关键还是要自己做到最好。

….

Whisper只是苹果姐姐硅谷梦的第一步。

想了解更多她如何获取新的机会,实现梦想,又如何与真正的自己不期而遇,请点击阅读原文或扫描二维码收听答案。